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雷安】捣蛋鬼

兰溪:

给安哥的生贺,应该还有一篇。
cp:雷安
关键词:门
(安哥生日快乐,我夸爆他!)
@雷安jiqing九十分 




似乎枪林弹雨比安逸舒适更能激起雷狮内心的快乐。 这是安迷修与雷狮互相不爽,却又当了那么多年对手后得出的结论,而对于安迷修来说,雷狮这个人,不仅无法理会,而且特别的令人反感。就像路边的野猫一样,锋利的爪子总是收不住,那种自由散漫的,恶魔本性令人难以接触,他甚至无法想象出雷狮若是乖起来的样子。总之,一句话来说,缺少一个老师或是父亲那一样的角色,将他引向正途。 把枪上膛,黑色皮靴子在地板上匆匆行走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黑暗中,什么都是未知,唯有那猫科动物才是主宰黑夜的王。安迷修有些后悔接下这个任务去暗杀海盗团的首领雷狮了,空气中凝结着血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安迷修的神经,没有视觉的他,只能依靠声音在黑暗中和雷狮对抗。 不知不觉间,雷狮这个捣蛋鬼早已将绕道安迷修背后去了,嘻嘻笑笑的声音在安迷修耳边回荡,令人觉得他进了贼人的窝。 “武器本身不足为惧,恐惧的是武将的武艺;正义本身不足为惧,恐惧的是煽动家的雄辩。” 这才是你安迷修。 雷狮在安迷修耳边说道,随即转身投入黑暗,安迷修摸着黑跑到房间的尽头将灯打开,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封闭的房价中,似乎无论如何都出不去的样子,而此刻的雷狮和他的处境相同。 “该怎么说呢,安迷修,终于发现了?”雷狮依靠在房间另一边的墙上,整个房间没有门,但是却有很多躲藏的地方,是捣蛋鬼捣蛋的绝佳地区,但是,雷狮却脸色沉重,似乎在面临一场无尽的痛苦的灾难。安迷修感到一丝心痛,却回归神,觉得自己有什么必要心疼自己的敌人呢。 “人的心中,自具两种矛盾的感情。见人不幸,无人不会不同情。但,这个人绝对不是你。雷狮。” “是吗,那我岂不是很荣幸,在您生日这天潜入您的梦境,准备把你拉出来,,您却在这自娱自乐的玩抓鬼游戏?” 安迷修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令雷狮感到讨厌,这个人的一身,都是神秘以及浪漫,想要利用他那个古老的骑士道去吸引许多人成为同路者,却从来不曾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其实到是多么的可耻以及讨厌。 “什么抓鬼游戏,你怕是在说笑吧。” 安迷修心虚了起来,他开始渐渐的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世界,那种真实,却又令他想逃离的世界。他想起了那本被他队在书桌上的,《罗生门》。 他和雷狮都并非善人,在现实中,曾为两个敌对已久的组织干活。雷狮作为黑道,通过网站,找到了安迷修的照片,安迷修的上司是公安,却很神奇的通过自己的安插在雷狮那的探子,看到了对方的样子。似乎是天注定的样子,在最后两个组织合并了以后,一直作为搭档行动,虽然一直不爽对方,却死也装作很好的样子,直到日久生情,也就成了一对。 而他们各自也只是将对方视作玩乐的工具。 但是,说实话雷狮越来越发觉安迷修这个人还是很可爱的,作为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却喜欢玩小孩子的捉鬼游戏,而更像一个捣蛋鬼一样,在雷狮身边,让雷狮沉沦。 “喂,我说你的梦能不能不要拉上我。” “谁希望你进来啊!”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要在梦中和我玩这样的游戏》捣蛋的明明是你好不。” “是你才对!” 置身于一片空白的房间里,安迷修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个梦令他觉得十分熟悉。当空中掉落许多糖果的时候,安迷修忽然明白了,雷狮也明白了。 事情追溯到今天早上,这是个特别的日子,是母亲节,也是安迷修的生日,而作为今天的主角的安迷修一脸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吃着雷狮给他准备的一大碗长寿面,虽说是外卖,却莫名的好吃。安迷修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暖黄色的上衣,却格外的舒适,窝在沙发上,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狮子狗一样。雷狮给安迷修准备了一个礼物,却完全没有告诉安迷修。 从自己的小窝里慢慢爬起来,安迷修觉得这样美好的一天不要就这样被浪费了,于是准备,起来去剪剪花草,却在一进花园后,被花园内中的一首happy给吓到了,正当他一脸震惊的转头准备回去问问雷狮是不是给他的惊喜的时候,雷狮却被一通电话叫回去工作了。 于是安迷修十分难受,也很遗憾。这种感受一直持续到傍晚,雷狮虽依旧没有回来,安迷修和几个朋友在花园里玩的快乐,喝醉了酒,醉醺醺的,夜半,雷狮才归来,看见睡在花园的安迷修便把他抱到床上,亲了亲他的后颈,上面有酒的味道,以及清香的薄荷味。 “所以,你今晚的梦是希望我补偿你吗、” “我只是有过一瞬的想法而已。” “那也是希望啊。” 雷狮看着那漫天飞翔的糖果,捡了几颗,拉着按迷徐往他的手里塞了一颗,同时拨开一颗,往安迷修嘴里堵上去,甜味扩散,安迷修享受着雷狮的吻,两人的舌在不断的交缠着。一吻过后,两人的脸都红彤彤的。
房间的颜色渐渐幻化成花园的夜色,两人相视一笑,雷狮像是忽然想起什么的样子拉着安迷修去了一个房间。还顺手捂住了安迷修的眼睛。
上一次雷狮生日的时候,安迷修和雷狮恰好都早,安迷修捂着雷狮的眼睛,雷狮本以为他要给他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安迷修把雷狮拉到了厨房,让他做饭。
而这一次,安迷修有些心虚了,上一次那样对雷狮,雷狮一定要报复回来的。他开始猛的试着挣脱雷狮捂着他眼睛的手,慌乱中踩到了雷狮的鞋。雷狮吃痛,往后退了一步,手却依旧没有松开安迷修的脸,安迷修滑了一跤,一不稳,便摔在了雷狮身上。雷狮也不痛,只是笑着捂着安迷修的眼睛站起来。
无奈之下,安迷修只好从了雷狮了。两人加入要走出这个梦境,就需要找到突破梦境的门,而这梦境的门,雷狮不知道,但安迷修知道,只是他一直没发觉。雷狮来到这个梦境的时候,看到抓鬼游戏,便想起了几年前,他们还是敌对双方的时候,安迷修使用的战术,就叫“抓鬼游戏”。便知到这个梦境应该是安迷修的,而不是他的,而生日当天会做的梦,同时也是关于他的,怕就只有雷狮去做任务这件事了。
想到这里,雷狮无奈的笑了笑看着安迷修。心想着:
真是个捣蛋鬼。
两个人一步一步地走到那个房间,雷狮很惊奇地发现这梦境的总空间还是很大的,安迷修没有安全感的向前摸了摸,却什么都没有摸到,只好等着雷狮松手。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雷狮的声音在安迷修耳畔回荡起来,悠扬而婉转,再加上雷狮的音色本来就好,安迷修总想着,要是不是身处这个年代,他应该去当个明星才是,在这里太浪费了。
光芒通过安迷修心中的黑暗,安迷修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雷狮为他准备了一个超大的超美的房间,里面的摆设有这极具正义感的剑,他当年用过的枪等等,都是回忆的味道。
安迷修激动的想跳起来亲吻雷狮,他的脸上洋溢着快乐,雷狮笑着看着他。
“生日快乐,安迷修。”
渐渐的,那个梦境被打开,房间的颜色也渐渐变浅。门出现了。
安迷修缓缓地睁开眼睛,昨晚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他看了看时钟,钟表上显示着22:00。
“才十点啊。”他转身躺在床上,却发现身边的雷狮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的《罗生门》也消失了。他连忙下床去找雷狮,脑中,梦境中的景象浮现出来。
凭靠着记忆,安迷修闭着眼睛顺着雷狮之前扶着他走路的状态,慢慢的向前前进,他还依稀的记得,两人走过的路线。一路上,安迷修不知道撞到几次墙。
“有点痛。”安迷修说道,却依旧在不断的向前走着。
“终于发现了?”站在路的尽头的雷狮笑着看他。
“你这个人!”
“生日快乐,捣蛋鬼。”
雷狮笑着为他打开那个房间的门,一堆气球夺门而出,缤纷的颜色迷了安迷修的眼,心中拥有着喜悦。
“谢谢。”
“你值得被世界温柔以待。”
END

评论
热度(31)
  1. 雷安jiqing九十分兰溪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