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不是精灵是魔王

卡沢:

@雷安jiqing九十分


安迷修于光明神像前祷告,却已听不见神谕了。
自大陆因无可知原因出现了大量魔气,他便渐渐失去了聆听神谕的能力。
无论如何虔诚祷告,都无法将声音传达给敬仰的神明。
尽管如此,其他人都期望着他,将魔气湮灭,将动乱平息。
作为最接近神的存在,聆听神旨的神眷者,大祭司,神明于下界的行者。
无数的头衔落在其身,于盛世是鲜花玉冠,于动乱是鲜血枷锁。
大祭司大人,魔气越来越猖獗了,该如何才能……
什么神眷者,这世界根本没有神明!
如果有!为何不拯救我等,他难道听不见我等的哀嚎吗!
人心浮动,对信仰也产生了怀疑。
往日人满为患的教堂如今空荡荡无一人。
只有碎片玻璃,木屑以及纷飞的圣经书页是泄愤者来去的证明。
他如今还站在这里,不过是因为无人能伤到他罢了。
安迷修注视着没有面容的神像。
直视着他落灰的身躯。
人类原来是如此可憎可恨又可怜的吗。
因为弱小,对力量希冀,因为弱小,对力量恐惧。
因为贪婪,对力量渴求,因为无知,对力量禁锢。
用一切莫须有的言语达成目的。
因为弱小吗。
明明是万物之灵。
“我不明白。”
安迷修如此说着,“为什么您要庇佑他们呢。”
带着露珠的鲜花很美丽,来往教会虔诚祷告的人带着幸福的笑容。
欢声笑语在进入教堂会变得安静。
所有人都虔诚期望着神明。
恍惚间,安迷修仿佛又看见了。
在他入职第一天。
不知何处跑进来一个小女孩,穿着破旧的衣物,脏兮兮的小脸上泪眼婆娑。
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就在她要被赶走时,安迷修拦住了。
说不清为什么,只是看着那双绝望了无生机的眸子,便觉得喘不过气了。
跟随着小女孩,进入贫民窟,在那里他看见了光辉世界的另一面。
废墟里搭建起来的仅能避雨的屋子,破旧发黑的衣物,崎岖的道路,硬的咬不动的面包。
明明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依旧有人努力的活着。
渴望着生,祈求着逃离死亡。
小女孩的奶奶最后依旧没能活下来,安迷修无措的看着怀中渐渐失去气力的身体,逐渐失去光芒的眼睛。
从未如此刻一般感受到生命的沉重,以及刻骨的悲伤。
于他无知觉的情况下,眼泪夺眶而出,悲伤无法得到回应,小女孩却努力笑着。
“非常感谢您,您真的是个非常好的人。”
明明没能拯救她,却被道谢了。
“奶奶她非常疼爱我,希望我能好好活下去,所以我会努力生活。”
为什么这么坚强,明明哭出来也没关系。
“真的非常感谢您,奶奶她很爱笑,因为病痛却很久无法舒展眉眼,谢谢您,能让她,笑着离开。”
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安迷修看着那个努力抑制眼泪的小女孩。
明明哭着,却想努力微笑。
对不起,对不起没有办法救她。
对不起,对不起留下你一个人。
伸出的双手紧紧拥抱着那个女孩。
于片刻怔愣之后,听见了她的哭声。
细细的呜咽的,连哭声都没有什么力气似的。


在安迷修问小女孩要不要跟他一起走的时候,小女孩拒绝了。
虽然失落,安迷修却并没有多少意外。
没有原因,只是内心这样觉得。
临走的时候,袍子被人扯住了一角。
那个小女孩仰着脸,目光温柔,努力微笑。


“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神明,但如果神明如同您一般,有着温暖的笑,柔软的眉眼,就算前方未知也勇敢前进,就算是卑微的人也为其悲伤。如果神明是这样的,那么我愿意信仰他。”


“非常感谢您。”


是因为这样吗。
安迷修从恍惚中回神,轻抚着胸口处。
传来振动的心脏。
只要想起,就会觉得温暖。
是我太片面了吗。
就像光辉世界的两面。
人,也是不同的。
于神像前行下最后一礼。
“我不明白为何您无法再降下神谕,但我是神眷者,是您于下界行走的使者。您的愿望,即我之方向。”
转身离开教堂,在关上大门的最后一秒。
“代您降世,烈阳不出,不归来。”


“安迷修,你是太阳的孩子。拥有干净澄澈的灵魂。但是,正因为澄澈,才更容易被其他颜色沾染。当有一天我无法再给你庇佑,召唤精灵从者吧,他们热爱光和生命,也会热爱以此为灵魂的你。”
“在下谨记。”


按照古籍上画下阵法的最后一笔。
安迷修划破手指,滴血吟唱。
召唤传说中的精灵。
吾神,谨遵您的旨意,我会携精灵一起同行,湮灭凡尘中的魔与恶,等天空恢复晴朗,鲜花再次盛放,同从前一般,于您座下,祈福安康。


料想中的银绿色光芒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暗紫色光芒自阵法冲天而出。


安迷修略显惊愕,如此不详的气息,绝不是神所叮嘱的所谓的精灵。


伸手取出佩剑,想要毁掉阵法,却在狂风中无法向下用力半分。


黑色巨门出现在法阵中。


扑面而来的魔气让安迷修沉了脸色。
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召唤精灵从者的法阵会钻出一个魔族。
看魔气的静纯度还是魔将往上的存在。
双剑挥向法阵中的人影,不出意料被人架住。
为剑下巨力抛向半空,回旋卸力后落地。
黑发紫眸。
是魔王。


雷狮心情很差。
原本计划于入侵精灵界,就在已经成功破解结界,踏入精灵界时。却被强烈的空间波动吞入,传送到从未见过的地方。
打开门还未清楚是何地,就被人用双剑压制。
周围无声柔和的风也在那人的杀意下涌动,带上了隐隐化为利刃的锋锐。


“作为冒犯我的代价,赐予你永恒的死亡。”


安迷修看着那双幽紫色眸子,紧抿薄唇,转瞬交战。




          

评论
热度(59)
  1. 3092群主页一川月白寒光碎 转载了此文字
  2. 雷安jiqing九十分一川月白寒光碎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