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与世长存

白言欢:

@雷安jiqing九十分 题目是「教堂」感觉自己跑题了emmmmmmm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碎碎念】

 

 

 

 

有传闻说,圣诶中央大教堂里寄放着一把剑,那是骑士团团长安迷修的佩剑。

白鸽在天空中盘旋了几圈最终扑翎着翅膀落在了房顶上,马车一路摇摇晃晃的小跑进了小镇。天空是脆生生的蓝,不由得让人心旷神怡。

“马夫”一只手握着缰绳一只手压低了帽檐继续赶着路,而在不停的吆喝声中马车里的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请在忍耐会大哥,按照刚才那个人的说法那个我们已经离那个教堂没有多远了,三天的行程并不会太长.......』

〖我等不了卡米尔,重新再找个人问问吧〗雷狮握紧了马车里小木桌上的酒杯,关节攥到泛白,似乎下一秒那个酒杯就会成一地碎片。雷狮很久以前独自一人来过圣诶中央大教堂,但由于那个原因,那段记忆成为了消耗品。

『好.......』卡米尔牵制住马在一边停下,环顾四周后决定叫那个在湖边被一群孩子围起来的年纪较长的少年来问问。

少年靠在一棵树上,手里捧着本纸张开始泛黄的书轻声的读着。湖面因为太阳光的原因波光粼粼,而当少年抬起头直视卡米尔的时候他那双碧绿色的眸子让卡米尔愣了愣。但随后理智让卡米尔回了神,因为不可能的,而且如果仔细看的话这孩子的眼睛和那个人相比少了一份纯粹。

【圣诶中央大教堂?知道啊,但是你们去哪干什么?】少年遣散后孩子们之后听完卡米尔的问题后一脸疑惑

『.......去找个东西』

【这样啊......但是你们最初可能问错人了,他说的位置并不正确】

卡米尔心里咯噔一声,想着这次又要无功而返了,但是下一秒少年却说【我知道在哪,不如让我带你去怎么样】卡米尔狐疑的看着少年,尽管这个少年身上散发着无害的气息但毕竟还是初次见面,一定的怀疑还是要有的。

【啊那个别误会,因为我过几天要去教会做次祷告,因为听着别人说镇上有位富豪放言说就算把那个教堂拆了也要找到安迷修的佩剑,想着趁那些人把教堂毁坏之前最后一次去做祷告,反正都是要去教堂的那为什么不一同顺路呢】也许是少年清脆的声音,也许是少年和那个人相似的眉眼,卡米尔犹豫了几下还是决定去和雷狮说说。

在听卡米尔说完了以后雷狮皱起了眉,半眯起来的眼睛透露出危险的气息。雷狮眼神的余光看向在马车不远处等着的少年,他正盘着腿坐在地上编织着花环。像是想到什么开心事眯起眼窃笑着。

〖......带上他〗


马车又一次摇摇晃晃的上路了,少年叫安修,是个孤儿,和收养他的师傅相依为命。名字也是他师傅起的。

〖你知道骑士道吗〗半途中,雷狮突然插来这么一句。而安修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知道,也尝试去背过但不能背完全】雷狮的眼神在安修的身上打量了一会又看向窗外,也因为雷狮这个问题至使气氛尴尬了一小会。

夜幕来的很快,小木桌上的蜡烛随着马车一起晃啊晃,三人随便吃了些马车上的面包就继续赶路。这么急的吗?安修看了看一边撑着脸假寐的雷狮又看了看几乎一整天都坐在车辙上驾车的卡米尔怎么也想不通,大抵又是一个冲着安迷修佩剑来的人。想到这安修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困意一次次侵蚀着意识,眼皮子开始打架最后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马车持续向前走着,直到天蒙蒙亮才了下来靠边休息。乳白色的雾遮挡了视线,也在这雾中,雷狮似乎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身上穿着残缺的盔甲,红披风上已经分不清是血还是披风原本的颜色,他有些站不稳,要不是靠手里那把还在往下滴血的剑撑着身体似乎只要是有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敌军劝着他投降,至少还能保全性命。而他冷笑一声,抬手重新握住那把剑,一副战斗的架势。雷狮闭上眼,接下来已经可以想象发生了什么。

圣诶中央大教堂的红地毯,是用血染红的。

【等我把胜利为你带回来】雷狮回想起这句话,突然不屑的笑了。时境变迁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当然,也包括一个王朝的覆灭,但雷狮又皱起了眉,像是在努力回想起什么。


大雾消散后是一个灿烂的晴天,安修从外面摘回了一些浆果,说是一定要让雷狮和卡米尔尝尝。浆果是十分鲜艳的红色,在被洗净之后沾着水珠格外诱人。汁液也嘴中迸溅开,甜滋滋的味道让嗜甜的卡米尔爱上了这口感。

而雷狮在安修的注视下勉强嚼了几个,给出了个十分敷衍的评价。可安修却像是被夸奖了有些藏不住嘴角的弧度。

连续几天的赶路马车终于抵达了圣诶中央大教堂,安修之前就说过无论什么时候来都会被这座建筑物震撼到,却是如此。它完美的叙诉了一个王朝又一个王朝存在的历史与痕迹,保存完好的琉璃彩窗让人不敢相信这里曾是一场战争的最终站,三角的屋顶带着童话一样的美感,推门而入就能看到一座神像,天使闭着双眼手里握着把宝剑,这与它的传闻正巧相符。壁画在阳光照射下出乎意料的好看,确实,在这么一个地方祷告能更集中注意力。

雷狮还没有所行动,安修就先走到神像前跪下,十指交握嘴里念念有词。卡米尔和雷狮一次又一次打量着四周,企图找到什么。光透过壁画照在神像上,雷狮眯了迷眼睛最后想也不想的就往台上跑去。

雷狮攀着天使的裙摆往上爬,紧皱的眉头直到看见神像的握紧剑柄的指缝之中那一点点米白色,雷狮想也不想的就要伸手去把它拿出来,无视底下安修的明明非常想大声喊雷狮下来但却因为教堂规定不能大喊大叫的呼声,雷狮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拿回那个傻子的剑!〗

熟悉的纹路,不会错了!

雷狮拿着剑,体态像猫一样轻盈的跳了下来。

【你干什么!这里是教堂!容不得你这样乱来的】看到雷狮平安无事的跳下来之后安修第一个凑上来教训雷狮,而雷狮因为成功拿到剑的原因并没有太在意安修的话。

『大哥你太乱来了.......』

而在雷狮却突然愣住了,他似乎看见有个穿着棕色的斗篷的人在大门口冲他笑了一下,突然而来的熟悉感让雷狮有些拿不稳手里的剑。雷狮拿到剑以后并没有停留太久又坐上马车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安修用跟细树枝拨弄着火堆里燃烧的木柴

【你听说过圣诶中央大教堂里在流传着我的佩剑之前又流传过一种术吗】来人摘下斗篷的兜帽,坐在安修旁边。

【它能让人以记忆为代价,让人存活世上比他原来的寿命长很多倍,但是时间越长记忆也就消耗的越快,除非他能找到解除的方法或者是找到爱人的使用时间最长的一件物品来暂缓记忆力的消耗。否则转世的时候会比常人要痛苦许多】他和安修一样,有着相似的绿眸,只是棕色的发色在面容上凸显了不同。

【费劲千辛万苦引他来这里你还真是不容易啊】安修放下树枝,从一边宽大的树叶里掏出几个浆果慢条斯理的嚼着

【咳咳......这不是,刚巧有个成语也符合嘛,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走了】看了看不远处的鱼肚白坐在安修身边的人的身体化成了像天上星星一样的光点,只不过四处散落后再无踪迹可寻。

【与世长存......】安修看着火堆自动熄灭后轻声的说出了那个成语,但半晌后安修又说【但是你和他又有谁一直存在下去了......】

评论
热度(32)
  1. 雷安jiqing九十分白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