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初拥

白言欢:

@雷安jiqing九十分  题目是吻


写到最后实在写不下去了!但是白嫖的话已经回不了头了,就这样吧!以后有时间了再来修改!


 


 


 


 


 


 


 


雷狮走进房里的时候安迷修正坐在地板上把头埋在膝盖里,随意束成一把的棕发和身上棕色的斗篷在这个哥特系的房间里格外扎眼,听着动静的时候像只猫一样抬起头看向靠在门槛上的雷狮。


【有什么事吗】安迷修冰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和雷狮对视的翠绿色的瞳孔也微微带了点寒意,死气沉沉没有意义。


〖时间到了〗雷狮随手关上了门,‘咔哒’一声,是锁洞咬做锁舌的声音。


两句又短又简单的对话像是说了无数遍,安迷修习以为常的站起身,拍了拍斗篷边不存在的灰然后仰天瘫倒在宽大又软软的床上,毫无生气的眼睛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雷狮也不磨叽,随即压上安迷修强迫安迷修和自己对视,安迷修不反抗,像个玩具娃娃一样任雷狮摆布。


〖说〗雷狮的指腹滑过安迷修的手腕,清晰可见的静脉。


【我喜欢这里】


〖......继续〗


【我恨你】雷狮不可置否的挑挑眉,但安迷修说出这简短的三个字语气里仍是冷冰冰的。下一秒雷狮冰凉的唇贴上安迷修的唇,左手扣紧安迷修的后脑勺,随即铁锈味在两个人口腔中散开,带着些温热。


没有暧昧的银丝,也没有脑热的念头。雷狮松开安迷修后随意的擦了擦嘴,但看到半露指的黑色皮手套又是想起什么,抽了床头柜上抽盒的几张纸随意的在手套上擦着。


〖那就恨吧〗雷狮丢下这句话转身开门而去。也在听着走廊上的脚步声走远了以后安迷修绝望的闭上眼,尖锐的指甲疯狂挠着喉咙,有些暗红的的血液顺着伤口以缓慢的速度流出。但也很快,伤口以肉眼可见的趋势愈合着,甚至连一丝疤痕都没留下。


像是和安迷修对峙一样。




太阳,初升的太阳,日落的太阳,它们随着弥散在空气中的面包的香味传遍小镇上的大街小巷。安迷修抱着一个纸袋心情颇为愉快的向前走着,那年安迷修十二岁,无论是姣好的面容还是那时的心智或多或少的带着些少年的稚气,同时也不乏缺少活力和朝气。


雷狮坐在吊在山丘一颗大树的秋千上看着安迷修正抱着一堆东西往自己这边来,舌尖不禁舔了舔两边的虎牙。


【呐,番茄】看到自己距离雷狮没有多远了之后安迷修停下步子,往纸袋里掏了一阵之后找出个番茄丢向雷狮,雷狮稳住秋千,抬手接了个正着。


安迷修走上山丘后也不客气的从纸袋里翻出个番茄随地坐下就开始吃,山丘并不高,但是足够俯瞰整个小镇,日落之后小镇有着别样的美感,而那时候的安迷修最喜欢在这个时候看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镇子了。


【是不是很漂亮】


〖......并不觉得〗雷狮想了想又继续说〖真难吃〗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挑】


雷狮没有接话,继续晃着秋千啃了一口番茄后就随手乱丢了出去


【喂!】


在收拾雷狮乱丢的才吃一口就丢掉的食物安迷修顿时觉得自信心受挫,吸血鬼都这么口味都这么挑的吗?安迷修停下收拾的手看向雷狮,而雷狮也恰好在看安迷修,那晚的月光很皎洁,但对视的却莫名其妙。


雷狮是吸血鬼这点只有安迷修知道,镇子里的其他人只知道雷狮是被收养的孤儿,和安迷修一样。但雷狮作为吸血鬼却不能随意吸血,他身上的禁制是安迷修能活到现在和他交流‘隔离网’,即使知道雷狮是吸血鬼不能随便吸血可安迷修还是得绞尽脑汁去给雷狮找食物让他别吸人血,万一哪天一生气也不管禁制的后果.........如果实在忍不了的话就拿自己开刀吧,别去伤害其他人,安迷修是这么想的........不对,是那时的安迷修那么想的。


突然有天雷狮说要安迷修去隔壁镇子给自己买点吃的回来,随便什么,就算不知道要买什么或者不买什么也要在外面停留十一二天,不然就吸光镇子里所有人的血。安迷修皱着眉有些警戒的看着雷狮,十一二天足够雷狮喝完这里所有人的血然后逍遥法外了,但是为什么要支开自己?所以安迷修把危害人这点给划死了........听了雷狮那句话无论是那时候还是现在都是安迷修最后悔的一个决定,恶魔就是恶魔,恶魔怎么会真的改了自己的本性。


当安迷修带着一堆用得上的用不上的东西回来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安迷修差点站不脚,冲天的血腥味让安迷修想作呕,就在安迷修出发的那天树枝上还站着不少可爱的小鸟时不时来发出清脆的声音,但现在除了黑色的乌鸦就是黑色的乌鸦。


只会是一个人做的.....


〖回来了?〗不改往常的慵懒让安迷修怒火上涌,但还是努力平复自己发颤的声音


【.....你干的?】


〖......差不多〗


【你这算是.....】


【.....承认了?】安迷修转过身,握紧了双拳朝雷狮抡去,雷狮依旧是风轻云淡的站在原地,死死的抓住安迷修的手腕,但同时腹部也挨了一脚.....最后的结果是种族上的压制,但雷狮身上也挂了彩,只不过愈合之后不留‘证据’而已,而被雷狮钳制住的安迷修还想反抗,但体力上的消耗只能让安迷修干瞪着雷狮和不停的粗喘。


后来安迷修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反正醒来的时候脖子很痛,手腕也很痛,只有微弱的烛光让他看清周围。安迷修想坐起身,可手腕却因为疼痛打着轻颤。


〖......安迷修......我想吸血了〗雷狮居高临下的看着安迷修。


獠牙,象征着身份和种族的獠牙露出一小截在雷狮唇两边。安迷修的瞳孔里映出烛火摇曳的样子,可眼底开始逐渐结霜。




初拥之后安迷修只能算是个半吸血鬼,但是棕发却长长了,所以安迷修只是把随意的束成一把。半吸血鬼只会有两种下场,一是死去,二是战胜梦魇成为真正的吸血鬼。死啊,如果可以的话安迷修还真想死,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安迷修每日的吃食并不是人血,雷狮渡给他的血足够撑到第二天雷狮给他渡血,而雷狮给安迷修渡的血是从哪来的?答案不言而喻。


安迷修不是没有反抗过,但那些肮脏的血液却是被雷狮用亲吻来渡给安迷修。成为半吸血鬼之后,催眠也就没有用了。


但在这之前雷狮要求安迷修说一句假话一句真话,安迷修没有给雷狮口头回应,但是每次雷狮说的时候安迷修还是会回答。


古堡里也有侍从,只是病态白的皮肤出卖了一切。




安迷修一天也不是没有事做,他过着房间——图书馆——另一个房间‘三点一线’的生活。那个禁制,不可能在雷狮动手的时候没有反应,因为时间太久了没有用了?雷狮也知道安迷修在查什么,也放手让他查,过分的自信中也带着些傲慢。


遗憾的是古堡的书籍全是关于吸血鬼的起源、历史、分支以及关于少数神的讲解。也许是那个听起来让人不由得崇敬的词引诱着安迷修去翻阅,但安迷修还是找到了些零碎的东西,奈何没有任何用处。


〖......说〗


【神会庇佑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灵】


〖继续〗


【我希望它能杀了你】


〖.......〗


〖那就希望吧〗


血腥味照旧在口腔中散开,安迷修突然有点想知道当梦魇来的时候自己会梦见什么。半吸血鬼的梦魇是不定时来的,而在经历梦魇的时候如果半吸血鬼自己没有那种坚挺的意志也是会死去的,但雷狮会让他死吗?


【......】安迷修还是觉得有哪不对劲,为什么不杀了他,为什么要他成为半吸血鬼,因为好玩吗?安迷修这才想起自己对于雷狮知道的太少了,但随后自嘲的笑笑,躺在床上闭上了眼。


水晶吊灯在黑暗中晃了晃,似乎从哪刮起了一阵微弱的风。安迷修难得的做了梦,他梦见自己走下床,拉开了这么久以来一直闭拢的窗帘,外面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伸出手,像是能抓住它一样。


醒来看到的第一眼的就是头顶的水晶吊灯,它静止不动。也许是梦境太过真实,也许是即使成为半吸血鬼后还是想去接触太阳总之安迷修拉开了窗帘。强烈的光线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安迷修闭上眼,等着光将他烧为灰烬,但是没有。


阳光还是那样的温暖,安迷修的期望落了空,就在他想重新拉起窗帘的时候门却被一脚踢开了


〖你在干什么!〗也是在雷狮走近的时候上一秒还是温暖的阳光下一秒就让安迷修感觉到痛,安迷修还来不及反应窗帘就已经被拉上了。


雷狮今天穿着仅是一件白衬衫,微凌乱的领子大方的露出修长的脖子,而安迷修看到了雷狮的脖子后面......类似个魔法阵的图案在雷狮脖子后面,暗红色,就像安迷修现在身体内以极缓慢的速度流动着的血一样。


像是有人在暗处敲打了安迷修一下,安迷修好想明白了些什么东西,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雷狮恶狠狠的瞪了安迷修一眼,抬起脚走了出去。敞开的门好像在诱惑着安迷修,所以下一秒安迷修走了出去,但不是去图书馆。


到处乱晃的后果就是差点在这座古堡里迷路,不过好在......嗯!?在安迷修关上门之后才发现这是雷狮的房间,而雷狮正躺在床上。安迷修小心的走近之后手逐渐圈住了雷狮的脖子,拇指来回摩挲着雷狮性感的喉结。


〖动手啊,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吗〗雷狮轻松的语调像是在说今天的饭后甜点 


但安迷修却始终是圈住雷狮的脖子,只不过手在一点点的松开。像是早就知道安迷修会这么做,雷狮的唇边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雷狮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诡异的味道,它既不像血腥味让人作呕也不想安神香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只是安迷修闻着很熟悉,紧接着头脑一沉,瘫倒在了雷狮的床上。


神,高上的存在,接受着世间万物信仰,包容着风雨雷电。可吸血鬼是神的世界里唯一的污点,他们既不是野兽,也不是人,他们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可笑的是即使是神也无法完全抹除他们活动的痕迹。


安迷修要再回顾一遍他所经历的。


再次看到繁荣的小镇即使知道是梦安迷修的心脏还是想被一把钝刀来回磨锯一样,不留伤口,仅是艰涩的疼痛。


【你好,我是安迷修】安迷修朝雷狮伸出手,清脆的语调高声的说着。


〖......雷狮〗


雷狮和安迷修的床是由一个破旧矮小的木柜隔开的,上面有一支燃烧了一半的蜡烛。很多次安迷修都是看着烛火摇曳入睡的,但现在安迷修是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睡的。


【雷狮......】画面一转,雷狮把安迷修钳制住安迷修的床上,他的獠牙已经距离安迷修的动脉没有多远了,只要雷狮想,他随时可以咬破安迷修的动脉让安迷修带着这个秘密永远的闭上嘴或是饱餐一顿,但是雷狮没有。他松开安迷修,跳下床,头也不回的走了。


安迷修有些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看着自己躺在床上还没缓过神突然又觉得自己那颗心脏还开始像往常一样跳动。


................ ..............


醒来的时候安迷修感觉心脏一顿抽痛,最近的他开始频繁做梦,看来梦魇来的日子应该不会太短了。但醒在雷狮的旁边这感觉真不好,安迷修跳下床,像梦境里的雷狮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唉.......〗


而在换衣服的时候安迷修才发现自己的脖子后面有着和雷狮一样的印记,只不过颜色要比雷狮要浅一些,但安迷修并没有太在意,随遇而安吧。但不久之后安迷修就后悔了,因为它会时不时带来一股灼痛感,即使很短暂......


再后来,就不是梦见小镇了,安迷修梦见一个婴儿躺在一个角落里,雷狮站在不远处,紧皱的眉头表现出了他的嫌恶,但安迷修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婴儿有着一头短短的棕发,很熟悉的感觉。安迷修想挪动下身子但不能动弹半分,他只能看着雷狮蹲下身抱起那个婴儿和自己擦肩而过。而刚刚婴儿躺着的地方,和安迷修脖子后面的印记在地上慢慢显出。


〖禁制?好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雷狮并没有走多远,安迷修回过头就看见雷狮又放下了那个婴儿〖那就让你发挥下你的作用〗到这,安迷修也就彻底醒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极快,雷狮就坐在不远处,翘着二郎腿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还没坐起身,雷狮就先走近安迷修,俯下身,是照往常的唇贴唇,但是这次没有血腥味在口腔中散开,这大抵,是这么久以来唯一算的上是吻的吻吧,但莫名,有种其他的感觉。


后来雷狮消失了,没有理由,没有预兆。


睡在床上安迷修在睡梦中时不时蹬着脚,像是在害怕什么,而光亮,照亮了整个房间。

评论
热度(96)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