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雷安】零点时他脸颊上睫毛的影子

琼脂雷安培养基:

  @雷安jiqing九十分 


【灯】


架空现代日常片段/短/不是夏天


差点就永远是个脑洞留在和我家亲爱的 @东野 的聊天记录里了


 


——


 


晚上十一点五十五,雷狮推开了家门。今天的会开到很晚,离开公司时外面下过雨,天气变得有些冷,他随手拿了办公室的长外套,虽然上车下车的间隙只走了几步路,被风吹鼓的衣袖间仍旧满是寒气。


 


拿钥匙打开房门后,屋子里一片漆黑,雷狮知道安迷修作息良好,为了赶早上的早自习他总是起的很早,所以每天也都睡得很早,堪称早睡早起的典范。透过客厅巨大的落地窗,借着微暗的月色雷狮看到了桌子上罩起来的饭菜,他换上拖鞋,随意地把手里的公文包扔在鞋柜上。转过走廊之后,卧室半掩的房门中透出了微弱的暖光——那是床头灯的颜色。


 


还没睡吗?雷狮想着,算是轻柔地推开了卧室的房门。得益于雷大总裁对家具的超高要求,门轴摩擦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暖黄的光随着开门的动作撞进他深紫色的眼瞳中。


 


房间中央的大床上,被子铺的很整齐,安迷修把两人的枕头叠起来当靠枕,裹着被子靠在床头,手边的床头灯没有关,但是他已经沉沉睡去。


 


还是睡着了啊。雷狮笑了笑,把外套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他站在床边看着已经睡着的安迷修,换上睡衣,感觉一身寒意都随着换下的衣物被扔到一边。他听到时钟发出很轻的“咔嗒”声,正好走到了零点整。雷狮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安迷修仍旧睡着,手里的书扣在被子上,修长的手指扶在书脊上,指尖还缠着书中用作书签红色细绳。雷狮靠近他,看到他脸上的低度眼镜微微下滑,挂在鼻梁上有些摇摇欲坠,闭上的双眼倒是不再受玻璃的阻挡,在床头灯不算明亮的灯光下,纤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射出一小片阴影。


 


因为被安迷修拿走了枕头,雷狮只好也半靠在安迷修背后的两个枕头上,他顺势把人搂住,另一只空余的手轻轻摘下了安迷修脸上的眼镜,随手扔在了一边,也不管明早起来,安老师肯定要把还在睡梦中的他摇醒,问他自己的眼镜去了哪里。接着他抽出了安迷修手里的书,虽然很想直接关上,最后还是撇了撇嘴,把书签规规矩矩拉好,合上书也随手放在了一边。床头灯在安迷修那侧,他偏过身,伸长了手臂去摸开关。安迷修顺着他的动作从枕头上滚到他怀里,似乎是因为雷狮明显还有些冷的体温清醒了一点,迷迷糊糊地伸手环住了爱人的后背,把脸埋进了他的肩头。雷狮低头看了看怀里毛茸茸的后脑勺,突然伸手抚开后颈杂乱的碎发,冰凉的指尖激得安迷修发出一声不满地抱怨。雷狮轻笑一声,低头亲吻安迷修衣领间露出的、光洁白皙的后颈,温热的呼吸吹拂过敏感的肌肤,半梦半醒间的人收紧了手臂,更深地抱住了他。


 


雷狮摸到了床头灯的开关,光线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消失,伴随这一声低沉的、略带笑意的“晚安”。


 


END


依旧是很短= =


设定大概是总裁雷x老师安


在等同学给我发ppt资料的间隙写的,忙成狗


这么短都不好意思求评论了_(:з」∠)_

评论
热度(138)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