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雷安(药到病除)

禾叶子:

 @雷安jiqing九十分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子,但是不会显得空寂。


院落里种着小小的花,些微的香气飘在空气中,种类很多但并不杂乱。一棵树支起来,阴影投下的地方放着一张摇椅,摇椅上放着一张垫子,想来初春时在上面打瞌睡会很舒服。屋子里被收拾成整洁的样子,看得出住在这里的人对生活很用心,很多细节都让人心生暖意,任谁都会觉得房子的主人是个温柔的人吧。


这么想也不算错,虽然房子的主人是两个,但一个几乎和温柔搭不上边儿。


当然这个“几乎”的例外对象,最多的就是对房子的另一个主人啦。


厨房的窗子里飘出了阵阵香味,比起原来恐怖的宛如史莱姆一样的成品真是好多了。


雷狮拿出钥匙打开门,换了鞋,把外套脱下放在衣架上,瞄一眼没有人出现的方向,几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的人好像是沉迷在做饭中,连个眼神也没给,哼着什么歌的调子拿着勺子搅拌着锅里的食物,不时放些作料和切好的菜。


直到被身后的人抱住了腰,肩上搁了个脑袋,安迷修才察觉到有人,默默惊起一阵鸡皮疙瘩后,堪堪稳住了差点一勺敲过去的手,望着像是在撒娇一样的雷狮,抽了抽嘴角,继续面不改色地往差了点味道的汤里加了点盐。只是手还是有些抖,多了些落寞。


“再等会,就差这个汤了。”看了看火候,大概还有几分钟。“饿了?”


“嗯……”其实是困了,这两天雷狮都没怎么睡好。


最近安迷修睡觉的时候都在哭,但醒了后有没自觉,该做啥做啥。他有点担心,偷偷请了个假到医院里问了一下。


医生听着雷狮的描述,翻了翻剧本,说这种情况要么是做恶梦,要么就是有什么心结吧。(没办法,信息不够医生也不知道为什么)


心结吗。。。。。。也是。


“雷狮?醒醒,等会儿再睡,先把饭吃了。”安迷修拖着个挂件样的雷狮,端着汤走出厨房。再把他扒拉在椅子上摆好,递了双筷子过去。


雷狮还没想好怎么开口问,接了筷子在哪儿发呆。略显乖巧的样子看得安迷修一愣,之后迅速晃了下头恢复原状。伸手朝雷狮眼前挥了挥:“真的很困吗?要不你还是先睡会儿吧。”


“嗯?没有。安迷修我问你个问题。”还是直接问吧。


安迷修望了他两眼,感觉表情不太对,放下筷子坐直。“你说?”


“你……是不是还很在意那事儿?”


那事儿?哪个事儿……哦,那个。


“还好吧。”


要是十年前,安迷修怎么也不会认为自己会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只是,还是那句话,世事无常。谁能想到当年能和雷狮打成平手的赫赫有名的天才,被予以厚望的圣骑士殿年轻的骑士大人,会成为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物呢。


“也……没什么,这样挺好的。”


也就不过是习惯飞翔的鸟被折了翅膀保护在笼子里那种程度罢了。


只是有点难过,不能和他并肩。


这伤是和敌人交战的时候收的,刀剑无眼,受伤什么的真的就跟喝水吃饭一样。刚刚受伤连走路都不行的时候,才是特别难过。但现在都好了快5年了,完全看不出来受过伤。只除了反应慢点,感官弱一点,几乎完全丧失的战斗力(举个勺敲雷狮是没问题的)……罢了。


“挺……”


什么问题,五年的时间也够解决了。再放在心上念念不忘也太脆弱了吧,振作一点,已经够差了,不能变得更差了。


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不会有错。


“挺好的。”


“那你哭什么。”


雷狮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拿了包纸。又走回来把安迷修扳来朝着自己,给他揩眼泪。一边揩一边唠叨。


“你说自己不开心我又不会怎么你,我逼着你开心了吗。真是,难道你是觉得不好开口,不好意思说?对着我你都不说你想把自己憋死吗。我给你讲,像这种不高兴的伤心的难过的说出来就好了,我还能笑话你不成?”


“……”安迷修听到这儿,顿了顿,默默地推开雷狮的手,转了过去,抱着餐巾纸继续淡定地擦眼泪。


雷狮的表情空白了一下。


这都是马惹的祸。


“我以后不笑话你了,成不成?”雷狮诚意满满(怎么想怎么违和)地问到。


其实安迷修真的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只是有时候想起以前的事会有些伤感。像是好了,但结了疤的伤口,时不时痛一下。就没怎么当回事儿。


结果它还蛮严重的,措不及防就露馅儿了。说来真是尴尬。


但伤心这种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跟翻书似的。


事实上一转过身去,眼泪它就不掉了。什么啊,这样不是显得我是想被安慰一样吗。安宝宝委屈。


于是拿勺子敲了雷狮一下。敲顺手之后还蛮疼的。


雷狮:“……”有安迷修很柔弱需要安慰这种错觉,是我的不对。


安迷修:糟,敲顺手了。我是不是该装柔弱来继续博取雷狮为数不多的同情心,来掩饰已经恢复好心情的事实,在线等。


“好了就吃饭。”雷狮哼╭(╯^╰)╮了一下,决定不追究安迷修打算继续骗同情的行为。


其实多安慰一下也没什么损失。雷 · 安迷修型失智 · 狮。


“哦。”混过去了。


所以说,就算失去了一些东西,但现在不挺好的?














---END---


--------------------------------------------------------------------------------------------------------------------------------------------------------------------------------------------------------


不知道看不看得懂,写得模模糊糊的。

评论
热度(31)
  1. 雷安jiqing九十分禾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