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爱痕(微R)

小佐:

cp:雷安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老福特对我的擦边球好一点
@雷安jiqing九十分


bdzc雷狮x甜点店店主安迷修



为爱而存在的伤口,
留下的疤痕都有不一样的美丽。
“那是我爱你的证明。”


那是个很久没有见光的伤口。


所以,当它暴露在阳光下时,那双很好看的紫色眼睛似乎闪过一丝阴霾。


“对不起……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个头天上班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道歉着,原本在楼上的安迷修听到了动静,走了下来。


“抱歉,她第一天来。”安迷修不着痕迹的将女孩揽到身后,“您的手套我会如数奉还的。”


雷狮怔怔的看着眼前三年未见的人。


三年很长吗?能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多?


也许是真的很长了。


“您的伤口需要处理。”安迷修低下头看着,雷狮雪白的手腕上有一道旧伤,略微下面一点的新伤口正汩汩的流血。安迷修似乎想抓住雷狮的手检查伤口,却在刚碰到雷狮时甩开。


“没事。”雷狮愣了一下,“我自己会解决的。”


说完,雷狮便离开了。


原本雷狮没打算来酒吧的,但是一下子发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让他脑子很堵。


认识安迷修是五年前的事情。


五年前雷狮才大三,因为翘课时刚好赶上了学长拍毕业照,认识了安迷修。


那个粽发的男子,好看的翠色眼睛中倒映着他。


“需要帮忙吗?”


那个温柔的声音问到。


然后两个人就认识了,雷狮便将安迷修扯到了自己的公司去应聘。对方一看是雷狮大气也不敢出的将安迷修留了下来。


后来两人一架打到了床上。


“舒服吗?”他笑着问到。


可是那双好看的眼睛早已无法聚焦,被一层薄薄的雾气蒙住。喉咙发出了主人羞耻的声音,让安迷修捂住了嘴巴。


再后来安迷修不知为何突然提出了分手。


纵使雷老大爷再不同意再强势,安迷修还是想了某种办法逃走了。


雷狮隔开那个伤口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之前吞的安眠药起了作用,他也感觉不到疼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卡米尔蓝色的眼睛看着他。


“大哥——”卡米尔就这么叫了一声。


雷狮垂下了眼帘。


“大哥——”


是卡米尔的声音。


已经有些喝上头的雷狮差点没反应过来,他放下手中还有一半的朗姆酒,看着眼前的卡米尔。


当年的医院,卡米尔也是这么看着他。


“嗝……卡米尔……我……回家吧……”雷狮趔趄的走了几步,被卡米尔扶住了。雷狮在被卡米尔接住的那一瞬间便睡着了。


“喂?你好……我想见见你……”卡米尔拨通了雷狮手机中为数不多有备注的号码。


“好久不见。”安迷修找到了约定的座位,看着对面稚气未脱的卡米尔。


“我这次来,是想说说大哥的事情。”卡米尔仔细观察着安迷修的表情,“大哥在你离开之后不久,被查出了抑郁症。我会在大哥的饭菜里放药,但是,时间久了,大哥连饭也不会吃了。”


安迷修交叉握住的手不由得握紧,心中一直束缚着的感觉再也无法被阻拦,如同破洪的潮水,蔓延了安迷修的全身。


“后来,大哥自/杀了。”卡米尔低下头,“只能说还好发现的早。”


“所以他手腕上的那个伤口……”


“是的,是从那次留下的。”卡米尔抬头,看着安迷修的眼睛,“大哥他——”


“Tell me a story”卡米尔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安迷修指了指自己,卡米尔忧郁了一会,最终还是将手机给了安迷修。


雷狮赶到时,咖啡店已经快打烊了。


“对不起,堵车了。我……”雷狮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竟然能温柔成这样。


“没关系,介意陪我走走吗?”安迷修看着他,两人似乎回到了三年前热恋的时候。


雷狮牵起了安迷修的手。


然后一切似乎都很顺理成章。


似乎他们昨天都还在一家电影院看过电影,那个时候的他们依偎在一起,吃着一桶还带着温度的爆米花。


似乎这三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只是雷狮的噩梦。


两个人就这样滚到了床上。


雷狮温柔的解开了安迷修的衬衫扣,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雷狮眼前。雷狮轻轻将右手覆盖了上去,他能感觉到,伤口底下心脏的跳动。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安迷修看着雷狮,握住了雷狮的左手,手腕上的伤口上,落下了安迷修的吻。


“这是?”


“心脏手术,当初因为成功率不大,所以在下没有唔——”


雷狮的吻打断了安迷修的解释。


之前就说过,


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请问,这个手术成功率是多少?”


“百分之四十左右……甚至更低。”


“如果不做,我只能再活半年了吗?”


“乐观情况下,是的。”


“好……”




事后,雷狮抱着因为多次高潮而入睡的安迷修,左手不老实的抚摸着他胸口的那道疤痕。


突然雷狮有些心血来潮,将自己的疤痕与安迷修的相重合。


我为你所受的伤


得到的伤口是年少轻狂


留下的疤痕是细水长流


皆为爱人多留之痕


此爱


必应矢志不渝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97)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