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雷安】伤口

水漫船锚:

@雷安jiqing九十分 第一次赶上,献丑了。


★ ★ ★


若用一个词形容他现在的样子,便是自食其果。

雷狮就着这个姿势从高向下看着安迷修,头微微偏着,在这阴暗的地方眼睛里的亮光显得尤为亮。

“雷狮,你想干什么?”他还在逞强,雷狮捏了捏手里的锤柄。骑士撑着身体站起来时痛哼一声,后背抵着冰冷的墙壁——鬼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凹凸大赛里没什么不能称作匪夷所思的玩意——站起来,分明听到自己的肩关节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他要是再晚来一点呢,要是再少一点所谓的好奇心呢。

“有点感恩之心,安迷修。”雷狮冷哼,“自己看看周围。”

而他根本不用。安迷修舔了舔嘴唇,尝到血的味道。他的白衬衫上全是星星点点的红色痕迹,属于他的和不属于他的混杂其中,完全毁了那件他惯穿的衣服。

我疯了。他想。






你要受多少伤才能学会点什么?

冥顽不灵。无可救药。可悲至极。


这句话返还给你。

雷狮唤了道雷下来,劈头盖脸,没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真令人惊奇这具身体还能下意识反应,安迷修侧身躲了过去,雷狮低低冷笑一声,迎着他的面挥锤用了十成十的力道。安迷修架起剑时后腿往后撤,压低身体卸了半分雷狮这一下的力道,就着前倾的姿势摆脱了他的缠斗。

骑士的眼睛里几乎是一大片红色,哪里看都是抹不开的血一样。全身的疼痛让他不甚清醒,后槽牙咬得泛酸,身体深处的不知哪里涌出烦躁的怒意,纠缠得他的意识快要消失。

他只一晃神间,雷狮的手就冲着没系好的领口处露出的脆弱皮肉扼了过去。

雷狮也在发怒。

这个认知只存在了一瞬间,下一秒他的所有注意都被转到了接触到地面的后背上。剑柄先落地,两把剑都砸在了地上。他的神经末梢后知后觉地传回闷痛,舌尖尝到了一点黏黏糊糊的甜腥。

雷狮按着他的下巴就咬上了两片还在流血的嘴唇。

那双手一点点往下,带着十分的威胁力度按着骑士的皮肤,在摸到一处泛血的擦伤时安迷修被激得后腰猛然弓起,张嘴呼痛的企图没有成功,因为雷狮按着他的小腹进而更加激烈地纠缠着青年的舌尖吻他,大有要将他逼得窒息的势头。

一声呜咽不小心被骑士从嘴角漏了出来。

雷狮僵了一下,手指从那处移开,又自安迷修衬衫下摆抚摸上去,少了几分怒气,多了半分近乎孩子气的固执。

安迷修受不了地用手肘顶着他的胸口把人推开,牵扯到肩膀的伤口时用了不知几成力气才没龇牙咧嘴地嘶气。

雷狮眯了眯眼。

他伸手拉开一道光屏,在凹凸大赛的商城购买了一列包扎药物。

“下次你可不一定这么走运了,安迷修。”

他泄愤般撕开绷带的包装,包扎的力度倒是放轻了些。


★ ★ ★


第二天安迷修的脖子上包了一圈绷带。

与他在凹凸大厅偶遇的艾比还为此惊奇了一会。

“笨蛋骑士你受伤了?谁干的,我给你出头啊!”

“一时不小心被人偷袭而已,艾比小姐不必担心。”安迷修尴尬地笑笑,伸手按按颈侧的皮肤,看着那对姐弟不放心地嘱咐了几句后跑远,无奈地抿了抿嘴。

恶党果然是恶党。真是浪费绷带。

商城里为什么没有高领衬衫。




END

我在写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评论
热度(646)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