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雷安】狮子王

兰溪:

cp:雷安
关键词:王冠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雷安jiqing九十分 主页!






烟尘迷了雷狮的眼,一颗炮弹落在雷狮身旁,依靠灵敏的感官,雷狮翻了几个跟头,稳稳地落在了离他最远的一颗大树后面,却发现声旁的战友几乎已经死的死,伤的伤了。敌方的炮火凶猛,雷狮所带的虽不算精兵,却也足足有三万多人,当活靶也足够当好一会儿了,却没想到敌方似乎有一个脑回路与常人不同的军师。雷狮在开场书本占优势,既有攻又带守,敌人的防线就差那么点,又是雷狮在练习时最熟悉的森林。但战争终究是战争,你永远不知道敌方的底牌到底有多少。本已经接近死亡的队伍,忽然复活了过来,战局反转,这边军队人数瞬间减半,对方却巧遇援兵,如虎添翼。看到这里,出山战场的雷狮硬生生被自己的傻气笑了,提了刀,拿了底牌就冲了出去,准备与对方决一死战。
左肩受了伤,头巾染血,雷狮笑着靠在树边上,他的腹部不巧在躲避时中了一枪,说实话,雷狮虽然是少爷,却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少爷,小时的他就受到了严格的训练,这么做,也是家族中的长辈是希望他可以在争王位时可以多一点优势,雷狮见过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被自己的兄弟欺负的样子,那是他看到了,那个人蓝幽幽的眼神中投射出的黑暗。雷狮伸出了手,拉了他一把,也就是那时,他有了“狮子”的称号。那种凶猛与灵敏过于常人的统领能力,他听过一个能知晓未来的人为他算过,那人没说什么,只是说了一个词“狮子王”。想起这个称号,雷狮冷笑了一下,将手上的刀握紧。几秒前,他隔着周围树叶与炮弹的杂声听到了背后传来的脚步声。
拼还是逃,他来选择,但他现在负伤了,以逃为上计,雷狮在短时间内将刀扔了出去,正准一个敌方士兵的大动脉,血沫四溅,以血为掩护,雷狮往前跑着。他明白家族是让他来送死,他的兄弟们无一上过战场,从来都是后方指挥的司令官,对于实战只有太子经历过,只是在那之后,他就为了恢复精神状态而隐在房间里一个月,那时的太子比现在的雷狮还大了那么几岁,一切在虚拟中训练的成果,在实战中,雷狮才知道,这对将军,或是冲在前面的王来说是无效的,只有应变。让他一个孩子来,说是为了长能力,其实根本就是让无力的鸡蛋碰石头,他们知道对方的诡计,却不愿意提,雷狮看在眼里。疼痛袭来,班机扣动的声音被雷狮忽视的一干二净,他似乎要死了,家族的计划也就得逞了,雷狮挣扎着,像一头被猎人用补兽夹钳住了四只腿的狮子。
“别担心……”
有人用手盖住了雷狮的眼睛,冰冷的感觉瞬间传达到大脑,被战争燃烧殆尽的思维重新调整,那人没说什么,也不知是怎么躲开那么多的战士的攻击,将人从这一端,硬生生拖到了森林里的基地的边界处,那人将雷狮放下,喘了几口气,还趁机喝了口水。雷狮的大脑在长时间的昏厥后终于重启,他忽然兴起,试图将眼睛睁开,却再一次被沙子所迷,让他忍不住去揉,却又逼不出眼泪来清洗一下被沙子迷了的眼。那人看了看雷狮,忍不住轻笑了几下,笑声像极了那曾经陪他读书的书童。
那人递出了自己这边的水,似乎是显示友好的样子,但确实,雷狮有些渴了。接了水,随手有些嫌弃这人喝过,但条件简陋,也凑合凑合吧。打开盖子,雷狮给自己灌了几口。“别喝太多,一会儿我还要喝呢!”那人见雷狮喝的有点多,担心的要求人嘴下留情。“哈?和你几口水怎了?雷王星地光人稀,山清水秀,都是清泉与温泉,这点水。”雷狮关了水壶,丢给人,嫌弃的往边上挪了挪,整理一下,要继续找个好地方使用底牌。“那你还喝!”那人接了水壶,气急败坏地发现自己的壶空了,“哇!还喝这么多,你们雷王星水多你回去喝去啊,有能耐你还我……”那人家还没说完,雷狮一个水壶正中人脑门。“会傻的!傻了以后就做不了骑士了!真是的,这还是人吗?霸道到极点……”那人像孩子一样生气,被雷狮忽略的一干二净,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对付雷王星皇族给他舍下的套。
“喂!你有听我说话吗!”在说完话却完全没得到对方回应后,那人气的忍不住上前和雷狮干一架了。却见雷狮傻子般地微笑起来“喂,你要当骑士?哈哈哈。”“是啊,骑士怎么了?”“你知道我在军营中的绰号吗?”“什么绰号?”“看来你真是一无所知啊。”雷狮无奈地摇摇头“狮子王。我的绰号。”那人听到了以后,深思了一下,忽然问道“你的王冠呢?”“哈?王冠?”“王不是都要有王冠的吗?”“那种东西,国家的荣誉殿堂里都有几百个了。”“那只属于你的王冠呢?”这个问题时,雷狮不在回答,那人也知趣停了下来,切了个话题,手上不知从哪里在了根金色的草在那编着“我是安迷修,反变政公会会长。”听到这名字,雷狮的手中的枪握紧了几分“啊,真巧啊。”兴奋染上了认识的神经,而安迷修则依旧编的的乐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地继续说下去,“那请问你们要讨伐谁呢?”“嗯,怕是地方的将军,据说是雷王星的三皇子,但是年纪轻轻,似乎还未成年。”安迷修津津乐道,雷狮则在怒火中烧,他想干掉说他未成年的家伙,他全家都未成年活不过18岁!“那,那个未成年也真是狂妄自大。以为凭自己的力量还能和我们抵抗。”“是啊,那个狂妄的未成年还喝光了你的水呢!”“是啊,他还……等等……什么?”安迷修转过头,雷狮的枪却先一步地上他的太阳穴“再说下去,现在那个狂妄的未成年只要按下扳机就能让你死翘翘信不?”“信,我当然信,傻子才不信不是吗?”安迷修将最后一下编完,手终于停了下来。他对上了雷狮紫色的双眸,雷狮这才看清了,那是一双透着温柔的薄荷色的眼睛。
“你先把枪放一放,这会儿你干死了我也没用,在司令部指挥的又不是我。”“那你也是个有利的人质。”“只要我死了,或是被俘虏了,他们就会自己再重新推选一个适合的人作为头子。”雷狮想了想,安迷修这样为他解释完,他也就明白了那个组织的运行规律。“你们工会为什么而反变革?”“变革的条约变向剥削了我们的权利,在大家中,很多人的亲友不是被饿死就是被高层人士打死。反正,都没有自由。”安迷修薄荷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安迷修。”雷狮的声音阻断了安迷修的思绪,“带上我一个怎么样?”
雷狮忽然笑了起来,“不过得有条件。”“什么?”“打完仗后,帮我逃出生天。”风沙之中,安迷修伸出了手,手上一直在编的东西雷狮这才看清,那是一顶做工不是很好的花环。“好啦,这下子,你有王冠了,狮子王。”两人的身影忽然靠在一起,雷狮捏住安迷修的下巴,吻了上去,沉醉在风沙与炮弹之中,他们不知道前方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只是这场战争中有他们一直渴望的东西——那顶象征自由的冠冕。



END

评论
热度(18)
  1. 雷安jiqing九十分兰溪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