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吾王》

寒雨:

《吾王》


1.ooc预警
2.文笔渣
3.从头到尾没露过面的佩佩


这次依旧写得很垃圾,全程意识流……搞得我都看不下去了/想死 @雷安jiqing九十分


“大哥,在左边小门警卫不多,监控帕洛斯会解决。”


卡米尔的声音通过微型通讯器准确无误地传入耳中,雷狮微微一笑,抬眸含笑再一次从善如流地推掉眼前人递过来的酒,用借口搪塞过去。


江南地带最新出土的文物是一件王冠,据说是历史上最神秘的王朝星朝之王代代传下来的天赐宝物,可鉴真龙之子,增人气运,保人长生不老。


星朝存留的时间并不长久,文化以及社会等级等方面至今仍然是个迷,现在王冠出现,对星朝文化的研究是莫大的帮助。


王冠是在一个村子的农民挖坑下葬死去亲人的时候发现的,按理来说,王冠一般都会伴随帝王一同下葬。可它现在却出现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实在让人好奇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很可惜,这王冠还未等考察队赶过来保护起来,就被村民卖给了其他人,以至于流落到了现在这个大型拍卖会场。


雷狮和他的团队是著名的佣兵团,这次雇主可是下了大手笔,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雷狮虽然对钱这种事不太在意,不过既然是钱有谁会拒绝呢。况且,听说这王冠的保护程度极其森严,甚至到了英国女王的保护级别。这样一来,他就越发感兴趣了。


男人嘛,总是喜欢追求刺激。


计划是由卡米尔和他一同制定的,毕竟这次非同小可,雇主的身份可是大有来头,能不得罪就不得罪,还是得认真对待。


拍卖会还没开始,但会场已经是人山人海,人人都想来目睹这王冠的真容,感兴趣的,凑热闹的,全都来了。璀璨的水晶吊灯悬在头顶,好似一片星河。会场内共分为两层,一楼为普通人的观赏地,二楼自然是各种大人物所享受的地方。


雷狮的目光轻轻透过人群,朝二楼一个包间不经意掠过,不得不说这次主办方真是颇有心思地大费功夫,每个包间里都是有种不同的风格,金龙,玉凤,青山,秀水,甚至还有带西方色彩的精灵。


他的任务是要在拍卖开始前将王冠偷出来,这是第一套方案,实在不行,他还可以拍下来,雷狮背后还有个集团,平常也是由卡米尔打理,钱自然还是拿的出手,再不行就半路抢劫。


三套方案,绝对保障。


位于二楼其中一个包间里的卡米尔轻轻点头,示意他可以行动了。


颀长的身影如同一尾鱼灵活穿梭在人与人之间,脸上挂着假笑,推开别人的搭讪和酒。雷狮出了会场大门,往旁边一闪,走在通往会场另一边的侧门。


“老大,门口有十个警卫,会场内部监控我还在入侵中。”帕洛斯慵懒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


雷狮勾唇一笑,停下步伐,看着那十个警卫挡在他前面让他赶快离开。毫无预兆地一拳上去把人揍晕,侧身躲过涌上来的其他人的攻击,长腿下蹲一扫,一个一个弄晕,再将最后一个企图打电话求救的踢到一旁,干脆利落地打晕。


“会场的储藏室是在左边第一个拐弯后再右拐两个弯最后一间屋子。”


皮靴啪嗒啪嗒地走在地面,发出有节奏感的声音,雷狮躲在死角里,躲过走过的会场人员。


“帕洛斯,还不能解决吗?”雷狮皱了皱眉,他不能破坏监控,不然就是打草惊蛇了。


“快了,再等等……好了!”帕洛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能小瞧,对方的防火墙太牢固,不过还是被他找到突破口了。


“不过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老大你得快点。”


“知道了。”


雷狮呼出一口气,加快步伐向储藏室走去,然后把几个战五渣的警卫撂倒,推门走了进去。


储藏室里放着这次拍卖会所有的拍卖品,但他还是一眼就找到了那顶王冠。它被放在最中央,用一个玻璃罩罩着,周围清理出半米的一个圆。


即便是被埋藏在地底下几百年,王冠依旧完好如初,没有半点生锈或损坏的迹象,夺目的紫色宝石镶嵌在中央,周围是细碎的小珠宝,鎏金的材质让它看起来熠熠生辉。


雷狮眯了眯眼,淡定地取下玻璃罩,手伸向那顶王冠,王冠散发着奇异的光,模糊了周围景象。雷狮直直地看着它,原本透彻的紫眸慢慢变得混沌,像深不见底的深渊。


周围全是模糊的,好似装了毛玻璃,看不真切。隐约间,他仿佛听到有人说:


“殿下,在下愿永远追随您,直到死,直到您不需要我的那一刻。”


然后又是一道隐含悲伤的声音:“安,你一直都懂的……本王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就这样过了许久,雷狮屏住呼吸,才听到最开始的那个声音慢慢说道:“殿下,星朝的子民需要一位贤帝,而这……也是在下的心愿。”


星朝,明定三十五年,皇家最小的皇子雷鸣手掌兵权,与太子来了一场殊死搏斗,等到终于推翻了太子,恰逢老皇帝驾崩,便登上了皇位。


谁也不会想到,当初那个顽劣到人人头疼的最小皇子,本是无权无势,却突然如一颗明星冉冉再升,绽放出璀璨的光芒。而这一切的背后,全都归功于雷鸣手下一位得力谋士,但是无人知晓他的真名是什么,大家都只叫他安。


“你确定要走么?”年轻的陛下沉默地站在他的身后。


安回首一笑,淡然地说:“在下的心愿已经完成,自然也就不该留在这里了。”


陛下的嘴唇蠕动几下,俊俏的面孔带着难以言喻的悲伤:“你从始至终,都只是为了复仇,对么?为了你那死去的师父。”


安垂着眸子,安静道:“是的。太子杀了我师父,我不能坐视不理。”


所以当初说的那些为了星朝的百姓,为了国家,为了我,全都是假的么?你一直做的那些努力,全都只是为了复仇么?


“抱歉,陛下。”


“你在太子手中救下我,也是为了复仇,是吗?”


“……是。”


“你走吧,以后别回来了。”年轻的皇帝一挥袖子,转身便要离去,他的一颗真心,到底还是被利用了。


利用他对他的感情,来达到自己的复仇目的;利用他对他的爱,理所当然地扰乱他的思绪。从始至终,动心的只有他,亏他还以为,他这般做是为了自己,到最后,却是为了另一人。


安犹疑片刻,双膝跪地,坚定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大殿回响:“若有来世,在下必定不会再负殿下,到那时,殿下便可唤我——”


“安迷修。”


明定三十六年,太子余党企图卷土重来,星朝帝王代代传下来的王冠失窃,与此同时,曾经帮助雷鸣登上皇位的谋士安失踪,尔后在国家的江南地带发现了其踪迹,漫天大雪,却徒留了一地血,那顶王冠却不知所踪,下落不明。


而当今皇帝却没命人寻找王冠,一切全在几周后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连同太子的余党都没有再出现过。


隆冬之季,皇帝坐在窗前,托腮看着那鹅毛大雪,幽幽叹了口气,那双悲痛的紫眸和刀削般的面庞,黑色的发丝,渐渐与雷狮重合。


“唔……”雷狮迷茫地睁了睁眼,却发现自己被人绑着,身处一个幽暗的房间。


嗯?这是……任务失败,他被抓了?


门突然被打开,他眯着眼,看着面前这人面容熟悉,刹那笑了:“哟,安警官,好久不见。”


安迷修沉着眸子瞪他:“你把王冠弄哪去了?”


“这个应该我问你吧,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雷狮低着头,低沉的笑声像是恶魔得意的笑。


“再说了,安迷修,”雷狮慢慢念出那个名字,眼角的笑狡黠,“或者说安,你说过的不会再负我呢?”


安迷修眼睛里的光闪烁了一下,含糊不清地说:“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


“你一直都懂的,我从前想要的是什么,现在想要的是什么。”


雷狮抬头看他,露出一个魅惑的笑。


安迷修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抿了抿嘴:“我说过的……一定会做到,倒是你,王冠呢?”


“啊……那种东西啊……”雷狮漫不经心地拖长了调子,“我不要了。”


“有你在,谁还要那个王冠呢?”

评论
热度(26)
  1. 雷安jiqing九十分寒雨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