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王之冠

今生-今剑:

主题王冠,有bug,有ooc


1.


一个头戴画着五角星的白色头巾的海盗讲述着这个故事。


 


2.


王冠代表皇室,每一个皇室有着不同的王冠。


王冠大多是拿金子做的,上古的宝石永远封存在王冠之上,代表着皇室的荣耀与尊严。


而雷王星的王冠不同,他们的现在的皇冠与以前是截然不同的,因为他上面的每一颗宝石,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松动一颗,所以人们将它更换,这样,每一个王戴的都是不同的王冠。


每一颗宝石的松动,预示着这一任王的陨落,只有能找到替换宝石的皇子,才能成为下一任的王。


雷王星的王就是这样选定的,所以宝石,也注定不是普通的宝石。


在新王冠戴上下一个王的头上前,这一任王不会死。


 


 


3.


最近,祭司告诉大家,王冠上的一颗宝石松动了。


大皇子恶狠狠地告诉雷狮:“我一定会找到宝石,如果你找到了,那没关系,我会杀了你,那样也是我找到的宝石。”


雷狮不在意地耸耸肩,他的骑士安迷修过来了,风带起了雷狮的头巾,他远远地向安迷修招手。


“没关系,我不会和你争的,反正我可不想当那个皇帝。”他这样和大皇子说,随即走开了。


安迷修远远望见大皇子面色不善地在和雷狮说话,他问雷狮:“大皇子他……没威胁你什么吧?”


雷狮翻了个白眼,“他威胁了,又有个屁用?”


说完他拉着安迷修走了,安迷修迟疑地回头望了一眼阴沉的大皇子。


“走啦,现在终于有机会去当海盗了,我已经叫卡米尔订好了海盗船,我们明天就出发。”


 


4.


骑士,安迷修,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雷狮一觉醒来,身边只有卡米尔和佩利。


安迷修本就轻装上阵,也没在雷狮生活中留下什么痕迹。


佩利摸摸狗头,思索了一阵就不再思索;卡米尔心思缜密,也在怀疑这是否安迷修只是一个幻觉。


只有雷狮说,


“他说他会在我身边,所以他在,他一直都在。”


 


5.


那怎么办?怎么证明安迷修存在过。


找呗。


雷狮马上给出了最明确的答案。


怎么找?


雷狮问祭司:“你知道安迷修去哪了吗?”


祭司说:“孩子,我并不知道安迷修是谁,不过你要找人的话,你可以去问问生命之树、时间之河和命运之神。每一个生命都是生命之树的一片叶子,他记得他的每一片叶,除非叶子落下;时间之河认识每一个他正流淌而过的生命,除非生命死去;命运之神能看到每一个他谱写的命运,除非命运已经演完。相信他们,孩子,他们不屑于撒谎。”


于是雷狮找到了生命之树,他问:“你可曾创造过一个名叫安迷修的人?”


生命之答说:不,我不曾。”


雷狮找到了时间之河,他问:“你可曾流淌过一个名叫安迷修的人?”


时间之河回答:“不,我不曾。”


雷狮又找到命运之神,他问:“你可曾见过一个名叫安迷修的人?”


时间之河回答:“不,我不曾。”


雷狮离开命运之神,他赶回皇宫,指尖发白。


他对祭司说:“你骗我的,对吧?他们撒谎了。”


祭司笑得悲悯:“他们不知道,对吧?孩子,我没骗你,他们不会撒谎,也许是你要找的人已经去世了。”


长久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祭司说:“如果即便如此,你也执意要寻找他,那你可以去生死之海,在那里死去,你能见到冥界中你想要寻找的人。”


“生死之海在哪里?”


“孩子,我每次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要问多余的问题,你要学会付出报酬。”


“你要什么报酬?”


“我要你腰间那块绿宝石。”


逆着光,祭司看不清雷狮的表情。


只见一块绿宝石落到了祭司的桌子上。


“生死之海在大海中央,那是一片永远平静的海面,但周围被狂风巨浪包围。在那片沉静海域中沉下去,再次浮起时,你就会来到死亡的世界。”


“多谢。但是祭司,您真的不认识安迷修吗?”


祭司笑了笑:“不,我不知道。”


 


6.


“陛下,三皇子已经动身前往生死之海。”


“嗯,那大皇子呢?”


“大皇子还在寻找的路途中。”


“那个傻子。宝石带来了吗?”


“带来了,陛下。


……咦?宝石呢?”


 


7.


世间充满了分离,在寻找的,永远不止雷狮一个人,只是人人寻找的东西不同罢了。


大皇子找到祭司,问:“你知道宝石在哪吗?”


祭司回答:“不,我不知道。但你可以去问问生命之树、时间之河和命运之神。每一颗宝石都是由生命之树的根孕育出来的;任何东西都逃不过时间之河的洗礼;万物的命运皆由命运之神谱写。”


于是大皇子找到生命之树,他问:“你最近可曾创造过一颗宝石?”


生命之树回答:“是的,我记得,他可真是一颗聪明的宝石,他是一颗绿色的宝石。”


大皇子找到时间之河,他问:“你可曾流淌过一颗绿色的宝石?”


时间之河回答:“是的,我记得,他可真是一颗聪明的宝石,风构成了他,他时而虚时而实,除了我没人能轻易找到他。”


大皇子又找到命运之神,他问:“你可曾见过一颗绿色的由风构成的宝石?”


命运之神回答:“是的,我记得,他可真是一颗聪明的宝石,我记得我给他取的名字,是安迷修。”


 


8.


雷狮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安迷修,他看到不远处海浪将他的头巾冲上了岸。


“我们这是,在死人的世界吗?”


然后他看到了不远处的皇帝,于是清醒过来,冷笑着说:“看来我们还是活着。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皇帝的眼神很冷,很冷。


“在新王冠戴上下一个王的头上前,这一任王不会死。换句话说,就是等王冠带上下一个王的头上时,这一任王就会死。我有宝石,所以你害怕,你要杀了我,然后自己再次戴上新皇冠。虎毒不食子啊,你说是不是?父亲。我还该叫你父亲吗?”


然后他看向了安迷修,微微一笑,再次开口。


“原来如此,我早就找到宝石了,或者说宝石自己选择了我。在问生命之树时,我没得到答案,原来没有任何人撒谎,只不过是我问错了而已。我问他们‘你们可曾见过一个名叫安迷修的?’你不是人,你是一颗宝石,那我自然问不到。”


只听见安迷修一字一句地说:“视我为利益者,求我不得;真心对我者,我誓死相互。”


皇帝突然冲了过来,要夺去他手中的皇冠,他却在皇帝眼前取下了松动的宝石,把残缺的王冠戴上了雷狮的头。


他抱了一下雷狮,说:“对不起,三殿下,但我不想让你死。”


 


9.


皇帝瞪大了眼睛,身子却在一瞬间枯萎。


一颗绿色的宝石稳稳嵌在王冠之上,王冠却留下了泪一样的血。


血流进雷狮茫然的眼睛里,刹那浑浊,却被一滴清泪洗净。


雷狮茫然的看着手上落下的泪滴,他问,


“我……为什么会哭?”


 


10.


大皇子一声怒号拔剑冲向雷狮的后背。


剑刺入了身体,却不是雷狮的身体。


雷狮疑惑的看着持剑的年轻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他?”


年轻人愣住了,他呆呆的看了雷狮一会儿,然后苦笑一声道:“陛下,他是我的仇人,所以我杀了他。还请陛下降罪。”


雷狮说:“不必了,他刚刚想杀本王,你杀了他,也算是救了本王。说吧,你想要什么职位?”


年轻人捡起地上的白色头巾,系在头上,笑了笑说:“谢陛下,不过我不想当官,我想做一位海盗。”


“哦,那你便去吧。对了,你为什么想做海盗?”


“因为那是我大哥的理想。”


“那你大哥呢?”


“他死了。”


“哦,抱歉。”



评论
热度(40)
  1. 雷安jiqing九十分今生-今剑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