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雷安】幸福列车

糯小糖:

【雷安】幸福列车
☆ @雷安jiqing九十分 
☆主题:火车
☆死亡向注意







 

00.
雷狮一直在等一列火车,一列通往幸福的火车,但他错过了,错过了唯一一次可以上去的机会。他依旧渴望着,那列火车能够第二次到来。

 

01.
现在是第一列火车走后的第一天,雷狮一如既往地等到日上三竿才从凌乱的被窝中爬起来。

他昨晚又喝醉了。

宿醉带来的头痛让他不得不下床从明显与杂乱床铺不符的整洁书桌中翻出止痛药,就着隔夜的凉水吞下。

[为什么喝酒?]

雷狮回头,看到的只是空荡荡的屋子以及卡米尔留下的食物。

幻听?

雷狮没有在意,也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他吞吃着卡米尔放在桌子上的面包片,拉开冰箱,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啧,他的啤酒去哪了?而且卡米尔是怎么回事,竟然会带这么难吃的面包片。

今天晚上去哪浪呢?

雷狮几口吃完面包片纯当垫肚子,然后走向客厅,打开电视随便放了个娱乐节目就开始补觉。

毕竟他是夜行动物嘛。

02.
现在是第一列火车走后的第二周,雷狮一如既往地等到日上三竿才从凌乱的被窝中爬起来。

他昨晚撸串到凌晨,躺下才睡了几个小时。

也许是生物钟吧,愣是把极度缺乏睡眠的雷狮从梦境里拖出来。

至于是什么梦,雷狮已经记不清了。

只记得有火车的汽笛声已经轰鸣声在白色的世界里呼啸而过。

雷狮下床洗漱,整个屋子经过一周的洗礼已经乱七八糟,但这并不影响雷狮的生活,毕竟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外面度过的,在家里就是睡睡觉打发打发时间罢了。

雷狮啃着加了鸡肉的三明治,没去找啤酒,因为他知道卡米尔一定又把啤酒统统收走了,不过这个三明治还挺好吃,下次问问他是在哪里买的。

等会儿再去睡一觉好了。

雷狮将手上的面包屑拍下,找到凉水就吨吨吨的往胃里灌。

[不要熬夜了。]

在进入梦乡前,雷狮恍恍惚惚地听到一句话。

但他没有在意,也不会在意这些小事。

03.
 现在是第一列火车走后的第三月,雷狮一如既往地等到日上三竿才从凌乱的被窝中爬起来。

他伸了个懒腰,家里已经乱的不成样子。

卡米尔怎么还不来收拾?

雷狮翻身下床,边穿衣服边想。

哦,今天的早餐是牛肉三明治。

[真是的,你该自己收拾屋子了啊。]

雷狮对着镜子刷牙,他又听到了最近频繁出现的声音。

不想是幻觉。

布满血丝的眼睛在盯着镜子看时有些干涩,雷狮腾出手大力揉了几下。

再度睁眼时,泪花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好像看见镜子里影影绰绰的有个人影。

杏仁色的头发怎么看都不是他自己,那双祖母绿的眼睛过于纯粹,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雨后阳光灿烂的森林。

“※※※?”

雷狮下意识的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却在反应过来后想不起他刚刚说了什么。

雷狮只知道,他绝对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忘记了。

但是,忘记了什么呢?

04.
雷狮问了很多人,他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每个被问的人脸上都是满满的错愕,接着就是同情。却一直不肯告诉雷狮答案。

就连卡米尔,也只是瞪大眼睛,小声地质疑:“大哥你真的忘了吗?”

雷狮很烦躁,因为他找不到答案的同时,还得知了这段时间卡米尔根本就没来过自己家。

那么那些早餐,那些啤酒,那些每天都在变化的物什是怎么回事?

雷狮现在很混乱,他是无神论者,但几个月来发生的一切都让他不得不往这方面去想。

难道他的前世与某个鬼魂有着不可斩断的牵连,不得已传到了自己身上?

不会吧。

雷狮坐在沙发上摸着下颚思考,几天没睡觉的他终于被睡意所席卷。

[要睡就去房间啊。]

雷狮最后听到的是某人传来的无奈语气。

05.
白色的站台在阳光下反射出一层梦幻的光,让雷狮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可他确确实实是站在那的。

在站台的那一头,他看见一个穿白衬衫、黑裤子的背对他站着的青年,温润儒雅,一看就是雷狮讨厌的类型。

那青年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回头看了一眼雷狮的方向。

那双祖母绿的眸子盈盈的泛着水光,满是对不知名的人的期待。

雷狮张了张嘴,那呼之欲出的名字在唇边打了个转又被咽回肚子。

“呜——”

是火车汽笛的声音,雷狮看到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列白色的火车。那青年眼里覆上一层焦急,他等的人还没有来。

火车在这个小小的白色站台停了下来,那青年里的焦急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加深。

再一次抬手看表,那青年终于叹了口气,缓步走进白色的车厢。

列车缓缓开动,将雷狮甩在后面,在青年与雷狮位于同一直线的时候,雷狮清晰的看到从他脸上滑落的泪水。

“安迷修!”

雷狮终于喊出了那个满含悲伤的名字,这个本不该被记起的名字。

以及那些不该被记起的事。

“雷狮,忘记我。”——来自:安迷修

06.
雷狮再次回到那个白色站台时,那里已经没有人了,除了他。

他在那里等,等他已经错过一次的火车,他不知道火车还会不会来,因为那是一列通往幸福的火车,只有一次可以上去的机会。但他依旧渴望着,那列火车能够第二次到来。

“呜——”

是火车汽笛的声音,雷狮看到远处开满白色花朵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列白色的火车。飞舞的白鸽就像是天使。

雷狮终于上了这列他等待很久的火车。

在洁白的车厢里,他看到了他忘记了又重新记起的人。

阳光正好撒在那人的脸上,包括杏仁色的柔软发丝在内都被镀上一层温暖的光,就像他的笑容一样。

“雷狮,你迟到了。”

“但我还是来了,安迷修。”

07.
当卡米尔发觉不对赶到雷狮家时,无论他怎么敲,雷狮都没有开门。无奈之下的卡米尔选择砸开门闯进去。

但他看到的只是雷狮面带微笑的冰冷遗体,以及干净整洁却有药片散落的屋子。

卡米尔知道,雷狮一定是遇到了永远不能忘的人。

他们一定会共同朝幸福的方向前去。








END.

评论(1)
热度(48)
  1. 雷安jiqing九十分糯小糖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