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雷安(给你新号码)

禾叶子:

 @雷安jiqing九十分 



 今天的火车晚点了,本该是11:30的班次延迟到了12:00。买这个时段的火车票的人也不太多,车站空空荡荡的。

原本也不打算这么晚才回家的。嘛,因为各种原因。

没注意时间,家里没人什么的。

冬天,咖啡的热气漫出,白雾糊上了那个围着厚厚围巾的青年脸上的眼镜,热呼呼的温度可以暂且暖和一下寒冷的人。

没有下雪,但是比下雪时更冷。站台的灯静静地亮着,微暖的黄色照在一口一口地抿着加了奶的深棕色饮品的青年身上。刺骨的寒风穿过青年的头发,往围巾里埋下去。

“呼——”有些疲惫地呼了口气,安迷修坐在候车处的不锈钢的椅子上,身边摆了个旅行包,看样子也没都打算在外地待太久。

这样的天气,就算没过多久,咖啡也会冷掉的,趁热赶紧喝完最后一口,吧空掉的杯子扔进垃圾桶。安迷修做回椅子上,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了。

平日里安迷修周六都没什么事情,睡到自然醒,看会儿电视,做饭或者点外卖,看会儿书,总之工作了一周后随便放松一下,然后又到下一个星期。很平淡无味的过着一模一样的生活,很无趣。

只是今天是特别的。特地坐了火车到外地。

仅限于每年一次。

有那家伙在的时候,感觉生活才想是理想中的生活啊。每天都是五颜六色的之类的有着那种描述的生活。

想着各种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很快。火车已经来了,没早也没晚,正正是12:00。虽然说安迷修是希望它可以再晚一点的,但是早一点好像也无所谓?有些纠结的收起发散的思绪提着包上了火车。听着“呜——呜——”的鸣笛声,火车缓缓动了起来,远离了站台的光亮,穿行在看不清的黑夜中。

黑灯瞎火的也没什么好看的,安迷修昏昏欲睡地趴在桌子上往外面望去。

最开始的时候遇到雷狮,啊,就是今天去看的那个家伙。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而且第一印象真的是非常的糟糕呢,被浸满肥皂水的黑乎乎的帕子糊了一脸什么的,哈哈。想想真是过去好多年了。当时还没有搬家,是在读高中,虽然第一印象不怎么样,而且价值观什么的简直一个东一个西,但后来各种阴差阳错地接触,觉得这人也还算不赖,就本性上算是可以接受的那种。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嘛,反正就是觉得对方都不错的意思。

啊,果然人困了连思维都控制不住了吗,还是说触景生情?尽想些老旧的事情,生活要向前看啊安迷修。伸手拍了一下额头,企图阻止一下往有些不好情绪方向跑的记忆。但是,要是一爪就能给你拍回去,也就不会存在那么多为情所困的人了。

算了继续吧。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自在,毕竟原来也没试过和男孩子交往。女孩子也没有!明明有那么多可爱的小姐……我自认还是很帅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咳咳,回归正题。但是发现没有被人奇怪地看着后就渐渐习惯了(主要是没有人敢扒雷狮的八卦)。然后就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了。虽然有时候有矛盾会吵架,嗯,但说实话挺正常的习惯就好(多数时候他都吵不过我所以我还挺满意的)。没有什么很不愉快的事请,最多小打小闹一下。冷战上三天就算是很大的事故了。就算是结婚之后也会时不时约个会什么的(////////)说起来这条围巾也是也会的时候买的呢。

安迷修摸了摸脖子上的红围巾,触感已经有些久了,但依旧暖和。

就像沉浸在幸福里的每个人一样,安迷修觉得这样的幸运没有截止日期。

但人生总有意外。

就是一般的车祸啦,和电视剧里面烂俗的剧情一样,烂俗地让人不敢相信。失去亲人/爱人/友人然后痛不欲生,质问医生/司机为什么就不回来/死的为什么不是你,之类的。当然我是没有质问的,毕竟这种事你也说不清啊。但要说不怪罪,不迁怒一下,心里又不好过。我是完全愣住了才没出声的好嘛,毕竟你看嘛,前一天都好好的,今天和昨天一样没有晚下班也没有喝酒……

带着眼镜趴着不舒服,取了吧。

眼镜取下,放到一边,趴下。头发有些乱,有的黏在有些发红的脸上。

本来有些想睡,想着在回忆到这里之前睡着的,怎么越来越清醒了。

头很晕,喘不过气。

不想要这样。

不想回忆看着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样子,火化,下葬。忍受不了只有一个人的两个人的空间。

所以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但是又忍不住回来看他。

想着曾经在一起画面,想着他呼唤我的名字。

“安迷修。”

像这样。

……

嗯?

午         夜        惊        魂

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抬起头,眼前是那个熟悉而清晰地人,告别了600度的近视。

“……”

但是好像说不了太多话?安迷修看见雷狮像是在说话的样子但就是听不到声音。

雷狮好像也发现了,拿出一个小灵通,按了几下。

“喂喂,听得到吗?”

你当是在试话筒吗。以及久违了的声线。如果这是个美梦请让我多做一会儿,阿门。

“哟,我怎么不知道你开始信教了,安迷修?”

“因为我现在也没信。”

安迷修一动不动地盯着雷狮看,想要记得更清楚一点,灵异就灵异吧,再多来几次也没问题。

“想我了吧?哭的真是惨啊,我都看不下去了。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吧,我现在算是在下面混了个差,上来晃晃还是没问题的。”雷狮在安迷修的兜里翻出他的电话,把旧号码改了。

安迷修安静了两秒,然后给了自己一巴掌。挺疼的。

梦里也会痛啊。(认清事实的能力渐渐丧失)

“就知道你是这个反应,虽然我升职已经很快了。”雷狮有点头疼,“那,既然是梦的话,我就为       所      欲      为     了哦。”

弯腰,按头。

惊醒。

外面已经是白天了。

【各位旅客列车已经到达xx站,请拿好您的行李和贵重物品,从列车前进方向右侧车门下车,下车时请注意列车与站台之间的间隙。】

下一站就到家了,虽然一个人都没有。

安迷修揉了把脸,整理好外观,带好600度的眼镜,翻了翻通讯录。

还是老号码。

脑洞太大了啊安迷修。

只要曾经拥有过,就别在失去时抱有太大遗憾了。

虽然,心爱的东西,要简单的放下,大概是不太可能的。







---END---

------------------------------------------------------------------------------------------------------------------------------------------------------------------------------------------------------

当你以为它是刀时,它其实是个糖

虽然还是刀

(别打我)

评论
热度(25)
  1. 雷安jiqing九十分禾叶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