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不让我打这两个字我也很绝望啊,这看起来更糟糕了。
群号:596522805
每周六晚上19:00点,会在群内给出关键词。要求根据关键词在90分钟内完成画作or文章。即画手文手均能参加。画手:手绘板绘都可以。文手:字数不限想写多少写多少
活动开始于发布关键词后一小时,即晚20:00活动开始,活动时间90min,21:30活动结束。之后发布活动作品时at主页君即被视作参加本次活动。
当次活动作品的转载截止于当周周日12:00,即周日12:00之后就算有at也不会转载任何当次活动作品。
转载作品时会稍微审核一下,画作太过于草稿以及文章只有一两句话的不会转载。
主页也会公布关键词,不过公布时间将会比群内的晚一小时。
主页君用于公布关键词和转载活动作品。
群内平时是禁言的,解禁时间:活动开始前的一小时,活动结束后的一个半小时。
有问题请私信。

《摩天轮的思念》

寒雨:

《摩天轮的思念》


1.ooc预警
2.文笔渣


@雷安jiqing九十分


已经,快要不记得了……


我闭上眼,颓废地靠在门板上,虚弱得只能用双臂环抱住自己。窗帘紧紧地遮掩住外面的大好阳光,房间里的一切都被描上黑暗的阴影,重重叠叠的,有些看不真切,像是一场触不到的梦。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我失神地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个无比熟悉的号码,一股酸涩感无法抑制地冲击着眼眶,捧着的手忍不住颤抖。


手机屏保上,壁纸,甚至连相册里满满的,都是他的照片。平静温柔似不耀眼的光的绿色眼睛,手感极好的棕色发丝,生气时眼角微微上挑,眉头会拧在一起,嘴巴闭的紧紧的,不知道还以为是谁欺负了他;高兴时眼睛却又睁大,像个亮晶晶的水晶石,又仿佛是一片堆满了宝石的绿湖,闪烁着美丽的光,嘴角会扬起,像飞扬的红旗,眼里都带着迷人的笑意。


他喜欢吃面包,特别是中兴路左拐转角那一家小小的面包店,人气不算特别高,口碑也算是很好。


想起第一次见他时,我正好为卡米尔买面包,他就那样坐在窗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外边,眼睛很明亮,面包屑粘在嘴角,他却好似没有发现,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忍不住笑了,那双碧绿眸子也沾染了笑意。


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第二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夕阳下的江水边,江水滔滔,横着的长桥披上了红色的外衣,庄重而美好,像是通往秘密花园的神秘通道。


他兴奋地举起脖子上挂着的相机,咔擦咔擦,一边调整角度,一边摆弄机器,偶尔拍到好看的照片,笑容满足却单纯。


我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一件最简单的事仿佛都能触发他的笑容。


快节奏在这个城市生根发芽,每个人都忙着做自己手头上的事情,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太阳早就被高级立的楼林掩盖,红绿灯不知疲倦地工作,每辆汽车都有自己的归宿。


只有他,好似不快不慢,按照自己的心思来,就算是最平淡无味的生活,也会因为有他而撒上了调味剂。


酸甜苦辣,人间百态。


他带来的,是平静的幸福。


我想我是喜欢上这个男孩了,喜欢他单纯质朴的笑意,喜欢他亮晶晶的眼睛,喜欢他偶尔透出来的孩子气。


巧合的是,不久之后,我在A大遇见了他,不仅同一个专业,还是同班同学。


我想,这是上天给予我的机会吗?让我可以拥有这个男孩,有机会呵护他的笑,他的哭,他的一切。


但是他对我的印象似乎却不怎么好,大概是因为开学几天后他碰见我拒绝了一位追求者?他好像信奉骑士道,对女性持绝对的保护态度。


我觉得这个人真是可爱得不行了,骑士道啊,那是很古老的东西吧,他是怎么坚持下去的呢?


感觉像是个从中世纪穿越到现代的小骑士?想到这一点,我不禁笑出了声。


不过就算第一印象不好,人还是要追的。


我托着下巴,思考着要怎么把这个小骑士拐骗到手,思来想去,脑海里反倒全是那家伙的一颦一笑。


我这是中毒太深了吗?扶额无奈轻笑一声,眼睛却有意无意地瞥向他的方向。


还没等我思考出对策,一个绝佳的机会便送上门了。


班里组织去一次游乐园,每个人都要去。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像是偷着蜜的小孩。


游乐园啊,那可是情侣约会的绝佳圣地。我摸着下巴笑。


我一直觉得他像个孩子,可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喜欢小孩子喜欢的旋转木马。


看着他满足又兴奋坐了不下十回,我恶劣地想,他会不会是外表像个大学生,其实内里是个还没十岁的小屁孩?


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他涨红了脸,眼角上挑,眉头深深皱起,似乎被气得不轻:“我这是童心未泯,你个恶党懂个屁啊!”


“行行行,我什么都不懂,”我拼命憋笑着,啊,好想摸摸他头发,“那接下来……去玩摩天轮吧。”


“哼。”他扭头没再理我。


摩天轮,我和他单独一个包厢,景色在脚下下坠,天空被拉长,仿佛连星星也特别大。已经是傍晚了,霓虹灯一个接着一个亮起,仿佛被点亮的烛火,驱散了黑夜,将光明送往人的心里。


“你听说过一个传说吗?”我看着他兴高采烈地看着窗外,突然出声。


“什么?”他没扭头看我,我有些不爽,把他的头掰过来面对自己,故作严肃,“听说情侣坐摩天轮在抵达最高点的时候会获得神的祝福。”


他眨眨眼睛,什么也没说,直勾勾地看着我,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缓慢地凑过去,鼻尖几乎要碰到他的鼻尖:“我说,安迷修,,我……”


告白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他却突然向前倾了倾,柔软的唇蜻蜓点水般吻了我一下,我一下子愣住了。


我……我还没说完呢!这是……什么情况?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们现在已经到最高点了。”


一切仿佛都不言而喻,我握了握手,紧张地吞了口口水:“我喜欢你,安迷修。”


“我知道,我也是,雷狮。”他伸手过来,与我十指连心。


那个时候,真的是觉得很开心,心好像被塞满了,满到快要爆炸,连流淌的血液都有了温度一般。


就连只是看着他什么都不做,都能让我觉得开心。


但是……


“雷狮,你说什么?”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怒极反笑,“怎么,才一年,你就不厌烦了?”


“该结束了安迷修,”我勉强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我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没那么爱你。”


一切都不必说了。


他的脸色瞬间白了几个度,棕色的头发好像瞬间失去了光泽,委屈巴巴地垂下,遮掩住他的表情,他似乎在挣扎,良久才艰涩笑道:“我明白了……那就后会无期吧。”


尖锐的指甲狠狠刺进手心,快要流血,我看他摔门而去,想挽留的手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最终全部落于无声。


我背靠着门板,无力地滑下,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贫血让我头晕虚弱,不用想也知道,我现在的样子绝对糟糕透顶。


白血病,以前一直觉得没什么,可只有拥有的人才会有那种……无力感和绝望感。


卡米尔打了电话过来,语气满是担忧:“大哥,你……”


“我已经让他走了。”我把头埋在双膝间,低声说,“下个月我就接受治疗。”


白血病,我妈妈也有过,也是因为这个病被夺取了生命。


难以想象,我有一天居然也要面对这样的场景,随时面对死亡的威胁。


我轻声嘲笑自己,眼眶酸涩得想落泪。


“喂?安迷修?”我坐在病床上,身子瘦得已经只剩皮包骨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慢慢说:“雷狮,我想去坐摩天轮。”


我愣了一下,拼命压抑内心的欣喜,故作冷淡:“最后一次。”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我垂着眼,默默地看着手机,屏幕上是初见时他在面包店的画面,阳光温柔地亲吻地他的眼角,十分的美。


是啊……最后一次了,以后要见你,大概……也不会有机会了。


我呼出一口气,费劲心思把自己捯饬好,戴上往日看起来桀骜不羁的头巾,穿上老是被他嘲笑的所谓的“儿童卫衣”,冲镜子里面色惨淡,眼底发黑的青年嘲讽一笑。


我出门了,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卡米尔。


我要去,赴我最后一次约会。


还是那个摩天轮,还是那个包厢,情况却不同了。我们都沉默着,享受着最后的时光。


“雷狮。”他唤了我一声。


“嗯。”


“你还爱着我对吗?”


“……”


“你没必要骗我,我早就知道了,当时是你希望我走,所以我才走的,但是我发现,除了你,我心里根本装不下其他人。所以我想任性一回,就让我陪着你吧。”


他正襟危坐,像个小学生,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他也忍不住放松了紧绷的嘴角。


“我们……已经有六个月零三天没见面了,不算今天。”我静静地说。


“和我在一起,可是要做好哭的准备,你的眼泪够吗?”


“噗嗤––”他不禁笑了笑,将我和他的额头相抵,“你舍得吗?”


“就当是为了我,为了我们,我们一起努力。”


“还记得我那次和你说的传说吗?”我握紧了他的手,笑得温柔。


“永远幸福。”

评论(1)
热度(44)
  1. 雷安jiqing九十分寒雨 转载了此文字

© 雷安jiqing九十分 | Powered by LOFTER